从盖洛普的角度思考:每个人都适合做个人IP吗?

关于「打造个人品牌(简称IP)的重要性」的言论越来越多了,用我浅薄的认知来描述一下对“个人IP”的理解。

个人IP的重点在于人,在于人的影响力,主体一定在人上。

顶级的个人IP,自带信任和跟随,类似明星代言粉丝更愿意购买的效果。

李佳琦和罗永浩的个人影响力就挺高的,大家相信他,也会相信他在直播间卖的东西。但如果同样的东西给一个不知名的人卖,可能会被怀疑产品的真伪。

但对于不爱在网上表现的人来说,若抛开人的因素,单纯谈影响力,很多人应该可以找到最适合自己打造影响力的方式,不一定是要别人先认识自己。

不知道淘宝之前,我们都不知道马云是谁;但有了淘宝,我们都认识了他。透过淘宝这个品牌,我们才了解了马云。

这里,要先说一下我理解的影响力,是指拥有改变他人的思想、行动的能力。可能是直接通过语言、行为等方式来直接影响他人,也可能是间接影响他人。

直接的方式是:

李佳琦跟我说:“姐妹!买它!”我受到感染,下单,钱入他的口袋。

间接的方式是:

淘宝买东西好方便,就用它。钱入了店家和马云爸爸的口袋。

(这个类比可能有点不恰当,大家意会一下叭)

说完了我对概念的理解,来说标题里的问题:从盖洛普的角度思考:每个人都适合做个人IP吗?

我觉得单纯从线上的个人IP上来看,我认为某个阶段会有一定不合适。

线上的个人品牌打造,从根本来说,是「内容创作+内容运营」的综合能力,是表现自己的能力(个人看法)。

社群/知识星球/公众号/知乎/小红书/微信朋友圈/微博/头条等,主文字。

抖音/视频号/西瓜视频/b站,主视频,需要一定的表演能力、敢说的勇气。

也就是说,我们需要透过文字/视频形式来展现自己,打造自己的影响力。

盖洛普里,有一个维度就是「影响力」。我的观察,这个维度突出的人更具备直接影响他人的能力和欲望。

我们来举几个例子:

从盖洛普的角度思考:每个人都适合做个人IP吗?

(官方报告参考)

橘黄色红圈的这部分,我随手画了几个才干:取悦、自信、沟通、追求。

取悦:喜欢建立广泛的社交网络,认识新朋友并掌握主动权,喜欢不断增多自己的支持者数量。

能想象到这个才干突出的人有什么特点吗?——加入不同的群都容易获得新人的青睐,建立关系。

自信:自信的人总是更愿意相信自己,有一种吸引力,这个才干突出的人会更敢于展现自己。

沟通:善于讲故事、喜欢说话、总是有丰富的词汇来表达自己的想法。有一类人每天在不同的群聊的热火朝天都不嫌累,但若不让他表达就会感觉生活很无趣。

这个才干突出人如果在直播、社群等场景里,能想象到是啥样子不?至少表达欲不会很低,能说的话会有很多。

追求:天生的演员,看到舞台和聚光灯,看到欣赏自己的观众状态就越来越好。想象一下各种培训、演讲、直播之类的,这个才干突出的人的适应速度和状态会是啥样?

当然,以上只是单个才干主题的广泛定义,实际上的表现还受其他才干的影响。

比如:沟通才干突出的不一定就很敢说,很会说,只能说明他喜欢通过交流来建立关系。

而实际的能力,则需要根据他其他才干的影响和个人经历来判断。

如果从小不练习语言表达,可能会让人觉得“碎碎叨叨”。如果个人成就不足以支撑他在某个环境里拥有话语权,表达欲也会有所压制。

但总的来说,从个人本能的适应情况来说,才干越靠前,训练越得当,成果越显著,越容易发挥好。

影响力维度突出的人,一定程度上会「享受影响他人的感觉」。而影响力维度不突出的人,则会不同,比如我:总体上看,比起影响他人,我更享受不影响他人,而是配合他人(我影响力维度倒数第一)。

我关系建立+思维方面突出一点,更享受「互不影响+思考」。

我的影响力,更多是来源于完成任务的过程中,和别人建立协同关系,依靠内容或成果继续维系关系。

久而久之会在小圈子里有一定的话语权和影响力。

说到这里,大家看出来了。盖洛普里的影响力,表达的是影响别人的欲望的方式,而实际生活中大家探讨的影响力,是一个数字(多少人会记得我们、相信我吗)、一个现象(多少人在传播我们的作品)等(仅代表个人观点)。

如果能厘清这个区别,就可以从盖洛普的维度重新理解「打造影响力这件事」。

有人更善执行,善埋头干活,兢兢业业的做成一件又一件的事,用成果来让别人信服自己的专业。

有人更善于独处、思考,比如V先生、明白老师等,只要写文章就能帮到很多人,他们都是深度思考的代言人,透过文字展现了自己的专业。

有人更善于整合资源,比如生财有术的创始人亦仁,很少看到他的直播、媒体号。但他总能找到厉害的人来输出内容,让生财有术越来越有价值,被更多人认可,他本人也被更多人看到了。

有人就是更善于和数字打交道,投资也做的不错,各种副业项目,只要和数据有关,总能找到一些关键点。被很多人认识,广为传播。

就举这4个例子叭,这四类人可能都不属于天生有「表达欲」和「表现能力」的人,但他们依然有让这个世界认识自己的方式。

换句话说,不管要做什么IP,都要有一个能够向别人展示“我是谁”,“我能做什么”的标签,这个标签最好是从我们擅长的事入手。

找标签,依托的是我们的成就、背景、技能、行业认证、愿景等,这是盖洛普任何维度的才干的人,都能找到的。

但在让别人认识我们,相信我们这件事上,则需要采用不同的方式了,这个方式就会和盖洛普有关了。

影响力维度突出的人,或许在适应镜头、公众表达上会有些优势,但不代表其他维度的人无法构建影响力。

就像前面举的4个例子一样,他们都有影响力,但方式并不相同,有时候甚至是通过事情或他人,间接达成的影响力。

任何人在任何场景下,只要是提到自己擅长的领域,几乎都可以滔滔不绝、给别人带来价值,这是做IP的基本盘——找到擅长且能做好的事。

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盖洛普可以和做个人IP结合的地方,因为除了找到我们的定位(标签),也需要找到合适的方式,尽可能减少出现「可胜任却不热爱一件事」的情况。

毕竟,打造影响力的方式,其实有挺多种,方法也有很多种。找对方式方法,也一样重要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