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些关于ds关系的唠嗑

进入字母圈大概有三年多了。以前不觉得自己有多痴迷这个。只觉得这里有家人爱人朋友给不了的东西。断断续续的,正儿八经的恋爱没有谈几次。反而认识的人大多是圈内变态。我现在特别认同一句话。人自变态,而后成熟。我经历的所谓苦难,无非就是青春期对欲望的长期忍耐,而导致大学时期病了四年。抑郁症到双向情感障碍,我从去精神专科医院看病的初期,唯唯诺诺,偷偷摸摸,到后来轻车熟路,早晨五点去排队等医院开门。那个时候是冬天居多,因为病情在冬天会变得严重。那段灰暗的时光几乎无人陪伴,仿佛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在病痛之外给自己找乐子。

一些关于ds关系的唠嗑-

我严重时期吃药酗酒,在酒店开好房间等男人来,认识的不认识的,陌生的和更陌生的。那个时候很麻木,很想有人陪。我并不憎恶那个时候的自己,我安慰自己到“哪怕再堕落,我也有坚持有防护措施”。我只觉得太痛苦,周而复始的复诊,吃药带来的副作用,一个人去医院的极度社恐和拉锯战。我夜夜难眠,普通的安定已经很难让我入眠,后来医生强行禁止我再吃安定,我就喝酒助眠。那段灰暗的时光此刻追忆起来依旧眼眶酸痛。所以我极度自闭,微博号有三个,微信号有两个,我要确保现实里的朋友和我的另一面没有一丝交集。

我也无法容忍圈里人干涉我的现实生活。所以在我第一位DOM要检查我的手机相册,我是那么的崩溃,哪怕被他打得跪地求饶,我也死死地攥着我的手机,求他不要在再看。我的第一位DOM,依旧是我人生里我最要感激的人。哪怕我也看到他的缺点,可是谁没有缺点?我在看到他的劣根性后依旧尊敬他,可他大概无法接受这一点,在七月,那个和他约的女m找到我的圈内账号,给我看了他们所有的聊天记录后,我忍耐着,不咸不淡的问了他一句之后,他提出了分开。我有太多的不解和埋怨。

一些关于ds关系的唠嗑-

在七月到十月的时间里,我反复着和他的拉锯战,最后我偃旗息鼓,夹着尾巴逃走了。我注销了所有的账号,拉黑了微博,删掉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,我企图逃离这一切。可是我突然发现,我无法去恋爱,我看着想跟我复合的前男友发来的消息,我默默地拒绝了。我知道,我对我的DOM不仅仅是DS之间的情感,我对他有别的期待,所以当我最后一次问他,“那我们从此只做主奴?”他没有回复。我写的实在太乱。我不愿把我和他的故事写出来给诸位评论和指点。我只觉得DS之间比别的任何关系都难以脱身。想要逃离,就注定血肉模糊的分别。

其实我和他都知道,我与他之间,想要重新联系太简单。只要他愿意,他的一个电话,他的一条短信,他的一次微信验证,就可以让我回头。我并不知道他会不会这样做。我只知道我离开他是自我保护的一种,我给自己设限,我对自己的情感折磨已经让我隐约有种旧疾复发的感觉。我不愿再在冬夜排长队去挂一个专家号,我也不愿彻夜难眠、情绪无法自控,更不愿停滞人生的进度条去治病了。药物的副作用太大了。我不知道要用多久的时间忘记他,我只知道我已经活成他驯服我的样子。我的身上有他的影子,我不期待未来再遇见谁,我只想有个地方可以倾诉,可以无忧无虑的做自己。未完待续…

 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