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说高中生碰了手机和恋爱就完了?

//少女嘌呤的传奇高中生活02//

我的高中生涯,在恍惚中竟已过半。如今是高二下学期刚开学,我坐在书桌前,写下这篇文章。

不久前结束了为期三天的学业水平考试,恰逢周末,我与同学们一同放学。第二天返校报到,交了几张单子后,我就回家了。

是的,我不在学校上课了。不过不用担心,我并没有休学,更不是被开除了,而是和学校协商一致后,开启了居家学习的模式。

高一下学期,我怀揣着希望来到学校,可没过几天,热情的火焰就被浇灭了。

我还是和第一个学期一样,隔三差五就请假回家,坚持到了五月份。

五一假期和难得见面的异地男友玩了几天,回学校后,我更是无法适应在学校的孤单了。

在学校里,我们五点半起床,六点二十坐在教室,晚上上课到九点五十,一周六天。

或许这是高中的普遍现象,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吧。但我还是讨厌三节晚课和早起。

谁说高中生碰了手机和恋爱就完了?

生活在校园里,出门第一眼看见的是还没亮的天,只有同学们校服手臂上的反光条亮着。

我们抱着前一天晚上写的作业,走进更黑暗的教学楼。光线和我们自己一起,都被吞没其中。

“放学”最后一眼,看到的还是那黑漆漆的天,只有附近建筑物顶端的黄色灯串,为这孤寂的夜添了几丝温暖。

回寝室后,同学们围在一起聊天、一起偷吃自热火锅,可到了我这儿,却只是相顾无言。

晚自习几点吃药是个问题——吃得早,会困得走不动,下楼都容易摔倒;吃得晚,第二天早上的课只能睡过去。

我实在是受不了学校的压抑。可初三复读的时候那么困难,我都坚持过来了不是吗?

我不允许自己现在放弃。

于是,我反反复复,回家、返校、请假……在学校唯一的慰藉,似乎就变成了每个课间的三分钟电话,打给男友。

学校的电话一次只能打三分钟,且一层只有三个,我长期霸占电话的行为引发了同学们的不满。

我不想妨碍别人,于是我不吃晚饭,在没人的时候冲到电话旁边,拨出那个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。

五一假期返校后,我在学校硬扛了几天,终于有一天,我随口向班主任嘟囔,干脆让我在家学好了。

可能是早就有此意,班主任说,让我明天就把家长叫来商量。很快地,签完保证书,我就搬着所有的沉甸甸的书回到了家。

那个学期只剩下一个多月了,居家自学的我参加了期末考试,考了年级第七,顺利进了理科重点班。

当时,我每天都拿着平板和男友聊天,不但没有耽误学习,还有如此大的进步,大概归功于我的高效率学习模式吧。谁说高中生碰了手机和早恋就完了?

文理分科,我选的是理科。我喜欢理科,或者说,我热爱化学。

从初三那个冬天开始,化学成了我很重要的理想。我盘算着读什么大学,进什么研究所——不过参考了学化学的男友的情况,我进行了排雷,之前规划的细节现在已被推翻了。

暑假期间,我和男友本来约好了要见面,可是疫情袭来。

我说:“要不你别来了。”他告诉我,那就先退票了——可他没有,他期待着会有转机。

直到他收到班次取消的短信,希望才彻底破灭了。

我从四五月就开始期待暑假能够见到他,可是可恶的疫情让我整个春夏的梦都碎掉了。

他说,为了补偿我,中秋和国庆都来找我。我期待着。

高二上学期,换了新的班主任,同学也几乎都是生面孔。因为疫情,网课上到九月中旬,网课期间我学得十分敷衍。

开学恰逢中秋节,本来说要占用中秋假期开学,但是经过“学生起义”于是延后了。这让我十分激动,因为中秋节我要见当时三个月没见的男友。

可是我没有料到,我的不谨慎会招致什么后果。

节后,我们如期开学了。在学校不知为何,我心里惴惴不安——或许是潜意识对接下来的事有所预感。

有天放学后,家长露出了我从来没见过的表情,质问我为什么要骗他们——我和男友偷偷出去玩,被家长发现了。

他们认为我和他做了什么,实际上我没有。之后便是拉黑QQ、去掉学校电话卡上的号码、删除一切联系方式……

印象最深的是,那天放学之后的天理应是黑的,可怎么在我的印象中总是带点殷红?

黑红的穹盖,无数次闪回在我的梦里。

在学校,我跑到高一那一层,找关系很好的老师借手机。

一番苦求,总算手机到手。我蹲在上天台的楼梯拐角处,拨通了他的电话。

他的声音听起来憔悴极了。我们足足聊了一个大课间,最后上课铃声打响时,我对他说,晚安,以后每一天都晚安。

没有例行晚安,我们大概都会难以入眠吧。

后来因为那几天状态实在不好,我去看了医生。我的医生很漂亮,虽然每次见她,她都戴着口罩,但我猜,她的笑容一定很甜。

“那他对你真的很重要啊。天啊,你真是厉害,要是我,我都崩溃了。”她夸我坚强。

实际上,我没那么坚强的。

坐在教室里靠窗的位置上,我也曾有过不好的念头。可是我还记得我删掉他前他对我说的话:“好好吃饭,好好活着。”

于是,我把食物硬塞进嘴里,也把灰暗的念头硬压在心底。

最黑暗的那几天,我在日记上写:“如果有一天,我们熬过来了,一定会是劫后余生的感觉。那么,我此生所追求的,便是这劫后余生之感。”

好在,我追求到了。

在医生的劝解下,家长同意我和男友重新联系了。

或许读者不理解为什么我这么依赖他,也许还会对有他各种不好的猜测,因此我不公布任何关于他的重要信息。

我只知道,在我无数次对他乱发脾气的时候,他总是耐心地安慰我,哪怕他正忙着实验焦头烂额;

我只知道,他来找我时坐了一个通宵的硬座火车;

我只知道,他身上有别人没有的细腻和温柔,长久以来他无微不至照顾着我的情绪;

我只知道,他无数次让我收起剪刀。

还记得,有一天我在学校的电话里,对他说,我想一个人去很远很远的地方,谁也找不到我。他哭了,我才意识到我对他这么重要。

还记得,我考完试后他问我:“你怎么样啊?”

我说:“物理好难,感觉要砸。”

他说:“我没问你考得怎么样,我问你怎么样,你累吗?”

还记得,他在我嫌弃自己生病的时候告诉我:“我对你好,不是因为你是个病人,而是因为我爱你。”

家长猜测我和他在外面做了什么,真相是,我们坐在一起研究物理题、讨论他带来的化学文献。

因为这个插曲,我和他国庆的见面计划泡汤了。好在,我们还可以继续相伴。

可事情似乎并没有这么快结束。那段时间,那个黑红的夜空总是出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
做题时,我眼前闪过那一抹绛色,便会全身发抖流下泪来。

我强迫自己坐在桌前学习,可效果甚微。高二上学期第一次考试,我退步了一百多名。

好在随着时间流逝,这样的症状减轻了。第一次考试,我的成绩回到了年级前五十——还没有到之前的正常水平,但最起码是进步。

高二上学期剩下的时光,我在他的陪伴下,慢慢地也过完了。

寒假,我们本该相见的,可疫情又来了。没想到同样的事发生了两次,同样在假期,同样的计划,同样可恨的疫情,看来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。

如今我们已有近半年没有见到了,我想笃定地说,下次见面会在四月。我只希望一切顺利,让我得以在春花灿烂时与他相拥。

这一年,我认识到了自己只是个感情充沛的凡人。我不再像高一上学期那样目空一切沾沾自喜,我也经历过了黑暗时光,更加珍惜身边的人事物。

高中果真是神奇的,每个学期我都在成长。

新的学期,我也会继续努力。高考目标,某南方985;阶段性目标,年级第一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