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克兰战争一炮炸出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

昨天大号一篇莫斯科不相信眼泪,乌克兰不需要同情,炸出一堆很有意思的问题。

说实话,我对问题本身没啥兴趣。知道为啥?因为人本来就是分层的。

正如昨天小号的内容,很多人说我又一次侮辱了整个公知群体。

事实上我没有,我真的没有。我不仅无此心,亦无此行径。

我只是实话实说,如果下面这句话你都听不进去,那你现在就好跳出了,因为剩下的内容对你而言,根本没有任何价值。

下面这句话很简单。

一个人,他的认知不是他出名后决定的,而是他出名前就已经决定了。

不信?不信你好好想一想。

二十多年前,西风还是个学生的时候,如果忽然有一天出名了,每天胡扯,有几万人凑过来听。

我问你,西风出名前和出名后的认知有无变化?有没有?

当然没有嘛。

出名前,是个学生,出名后,还是个学生。变化的是价格不是价值,明白吗?变化的是你们对这个人的预期而不是实质,明白吗?

一坨屎,原本标价五块。现在我们把标价改成五万,难道就不是一坨屎了吗?

你看,我拿自己开涮,一点都不留情。因为事实就是如此呀。

所以一个人成名前后,仅仅是标价变了,这个人的认知本身是不可能变的。

难道一个人一成名,他的认知马上翻很多倍?怎么可能呢?真要是如此,我们马上找到了培养人才的新方法。你让大家挨个成名,马上就有一堆天才可用在各行各业了。

好,既然你想通了这一点,那我们来看看,二十几年前,还是个学生的西风,如果你让那会儿的我思考乌克兰这件事,我会有几个角度?

答案是只有两个。哪两种观点?

A、俄罗斯好样的。B、乌克兰真可怜。

就这样呀,我当年在那个认知状态下的时候,除了这些,我又能想出点啥呢?

你现在去互联网上随便找,你去找一百篇文章,你看看,是不是全都落在这两点之内?

一百篇不敢说,起码九十九篇跳不出这两句话。

我没有嘲讽谁的意思,既没有嘲讽作者,也没有嘲讽读者。

我的认知也是打这个阶段过来的,我也是,是个人都是。

这个阶段的人有一个共性,那就是看啥是啥。

1、别人谁对谁错。2、别人谁好谁坏。3、别人日后会怎样。

你去找一百篇谈乌克兰的文章出来,你看看,是不是全这样?乌克兰俄罗斯谁好谁坏,乌克兰俄罗斯谁对谁错,乌克兰俄罗斯日后会怎样。

是不是全这样?

当然是,很正常的,多数人的一天都是这样度过。

早上张阿姨的儿子考上了清华,下午李大姐的侄女离婚了。一年一年的张家长李家短,却从来不晓得自己的长短。

对比一下,你发现我提供的内容不太一样对吧?

不一样在哪儿?在于落脚点。

公知聊天,起点是张阿姨的儿子,落点也是张阿姨的儿子,起点是李大姐的侄女,落点也是李大姐的侄女。

我聊天,起点无论是张阿姨的儿子,还是李大姐的侄女,最后的落点,都是我能做什么。或者,我不能做什么。

你去翻看昨天小号的文章,我其实就是在对之前的文章做一个总结。

前半篇我给你梳理了此前一个月以内关于美国,美联储,包括俄罗斯,乌克兰这点事的所有观点。

总结下来无非就是美联储想要美指涨,怎么做?用加息的方式拉动美元,从而给放水提供下跌空间。你总得先拉起来吧,否则跌成翔了。

那加息是有成本的,没有成本的是什么?是嘴炮,我此前起码三五篇给你专门写美联储的各种嘴炮技巧。

除了嘴炮,还有一个是什么?是煽动预期。什么预期?战争预期。

因为美元还有一个属性是避险属性,美国撺掇乌克兰狂咬俄罗斯,想要什么?想要引起避险情绪,想要欧洲的避险资金撤往美国,拉抬美指,给美国放水提供空间,顺便也让美国的加息可以没那么急促。

煽成了么?成了呀。普京不得不出手,毛熊揍二哈,谁如愿?美联储如愿。

那么除了美元,另一个避险品种是什么?是黄金。所以我在大号里专门写过一篇,1月底写的。我说美联储决定日后要密集加息那晚,为啥黄金不可以做空。

理论上讲美联储决定要加息,是利空黄金的。可是你不能做空,理由是啥啥啥,我写过。

后来你看到了,他们玩避险,果然,引起了黄金持续的上涨。

然后我昨天小号那篇,我给你讲,买预期,卖什么?卖事实。毛熊动手打二哈,扇耳光的时候,黄金在持续上涨上百美金之后,又暴涨了70美金。

然后怎么样?然后卖事实呀。

二哈一个中午就躺在地上了,所以当天夜里,黄金暴跌90美金。这就叫卖事实。

投资人发现事实已经确定了呀。

如果美国表示要参与进来和毛熊决战,那就不会暴跌,会进一步暴涨。可是美国当天就说了,他不管。

法德也很有趣,法国不吭声,德国送给二哈几千个头盔。这个意思很明显:二哈,你就卧倒,让毛熊揍你吧,只要护住头部,就不会致命…….

那投资人心里有底了,卖事实呀。这是昨天小号的前半篇。

后半篇我告诉你什么?我告诉你,就算我给你提前把一切都预演一遍,这钱你也挣不着。

挣不着的原因我也给你写的十分详尽。你没时间你没钱,时间指什么时间,钱指什么钱,我都清清楚楚告诉你。

这就是我的风格,我眼里有鹰酱吗?没有。有毛熊吗?没有。有二哈吗?没有。

我眼里只有,能做什么。以及如果你自己的条件够不上门槛,那我也告诉你,你不能做什么。

发现风格不一样了对吧?截然不同。

截然不同是因为出名前的西风,和出名前的公知,本身的level,就是不一样的。

这句话没有褒自己贬别人的意思,这句话就是实事求是。正如出名前的西风和二十几年前身为学生的西风,就是不一样的。

二十几年前,我是个学生,你让我写出从美联储到俄罗斯到乌克兰到怎么赚钱,到什么钱谁不可以赚,我写得出来吗?

写不出来,重复一遍今天的关键语:一个人,他的认知不是他出名后决定的,而是他出名前就已经决定了。

那么从二十几年前的西风,到被你们认识前的西风,是什么改变了同一个人?

是经历。

24年前我上高中,我们家有个房客,某大媒体的大记者,也就是今天绝大部分公知大V的出身,他们大都是这种出身,记者,编辑,没啥成绩的普通副教授,等等。

那时候我暑假里跟他实习,给他当跟班,当了一星期。

起初我陪着他采访,看见他对着一群路人,滔滔不绝,人家就像今天粉丝围着公知一样,吹捧他,他也很得意,慷慨激昂,指点江山。

我心想,人才呀,你看,这么多人佩服他。

一回头,到了我妈那里,唯唯诺诺,好像愣头青。张口,阿姨,我这不明白,闭口,阿姨,我那不明白。

我一时间就奇怪了,问我妈,为啥?为啥一个人会有这么大反差?

我妈跟我说,很正常呀,半瓶子遇到空瓶子,那就是诸葛亮,遇到比他多的,那就露怯了。

哦,我恍然大悟,敢情此前他对着一群路人甲,只是在胡说八道,或者讲,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胡诌啥。

这什么水平?这不就是老北京出租车的哥的水平么?跟谁都能云里雾里,一见真章就全瞎。

我没有贬低一个人,这位大记者,是我好朋友,正因为关系够铁,所以才能直言不讳的陈述事实。

所以我不大看得起公知,就打这儿来的。

我觉得我妈没啥水平,如果连她都能碾压的人,你觉得能有啥水平?

你看,我说话很直的,我没有针对谁的意思。你们总不会认为我针对我妈吧?

真话,是没有人能反驳的。我小时候当着我妈面说过很多次,我觉得她没啥水平,和我外公比。

她能反驳我么?不能。因为我只是在陈述事实。她自己亲爹的水平和她自己的水平,她都是很了解的,事实明摆着。

换句话说,人的认知本来就是一个碾一个的。你拒绝承认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差别,你才是不真实。

我们在大号里写过一篇男怕入错行,我家人当年找谁来帮着参谋选行业?

找过很多人,最先出场的是高中班主任,C9的教授们,大学招生办负责人,对行业熟悉的相关人士,这些人一个个的给意见。

然后呢?然后去找我太姑父。

如果把我们专业比作武林,他昔日的同事就是王重阳。王重阳死后,你能找到的最权威的,顶天了,就是四绝。他自己就是四绝级别的。

各路专家会诊完,最后去找他判断下,给吃个定心丸。

这种关系一个人前途的重要决策,会不会去找个那房客,所谓的大记者?

当然不可能。如果你看病能找来一群专家会诊,能找来一群协和专家,你会不会去请教一个赤脚郎中的意见?你会不会?

我和他关系很好,不妨拿他开句玩笑。我说句良心话,他如果有大才,怎么会待在那样一个位置呢?

一个人,但凡有点真才实学,哪怕是唬人的才学,也会有人用年薪1200万雇你当个参谋吧?

我指谁,你们晓得。

如果那位1200万,都是捣糨糊的,那你觉得一砖头拍一片的那种,能有真才实学吗?能吗?

他们和你们平日里遇到的路人甲没有区别的,如果说有,无非运气好,出名了,仅此而已。

出名能不能改变一个人的价值?当然不能。

我人生当中第一次认知升级,来自一位大佬,业内甲方大BOSS,我说过,见到他之前,我顶多是个技术领域的架构师,跟随他之后,给我开了行业地图。

他嘱咐手下一个电话,当年身家百亿起的老板们就会连夜巴巴地飞过来,聆听教诲。

他决定的方向,会成为很多省份的规范,会有几百个厂商,中外顶级企业入围,参与,去试点。

他办公室里最显眼的地方放着一套他出身的县寄来的县志,详细地讲述他的传奇。

同样的县志待遇此前我只在我外公身上见过,所以我前面说,我觉得我妈很菜,进而觉得那位慷慨激昂的大记者更菜。虽然那会儿我还是个孩子。

孩子心中也有比较。斗罗大陆刚开始,魂士,魂师们鄙视来鄙视去,后来出来一个封号斗罗,你忽然发现前面出场的那些,都是出来搞笑的。

就是这个感觉。

你注意,我始终没有骂谁的意思,我只是实话实说。

就像我怎么跟你介绍自己?

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普通人,这不是谦虚,这是事实。就像我说那帮所谓公知,他们不是诸葛亮,他们就像你见过的那些北京出租车司机。

如果说我和他们有什么区别,我比他们真实一点。

我不愿意骗人,不愿意假扮诸葛亮,我承认我的普通,我也不否认我的自信。

我普通是因为那是事实,我自信是因为我敢于承认自己的普通。

十几年前,我在那位大佬的资源扶植下,开启了人生第一次认知升级。

我的朋友圈,同事圈,从软件高工,架构师,经理们,变成了国企下属分公司董事长,顶级外企副总。

升了一级,这个时候我就发现人与人不同了。

我此前的同事圈,是有人关注公知的。我此后的朋友圈,是没有人关注公知的。

因为他们觉得那帮所谓公知,其实就是有点小名气的屌丝。人不可能去崇拜一个还不如自己的人。

就像那位房客可以在别的场合演大师,但他们社长不会那么看他,我妈也不会那么看他。因为后者很清楚,那位到底有多少斤两。

再往后,又经过很多很多的机遇,那我看问题的视角就会再一次发生变化。

我很多次提及自己十年前做高管的时候,有很多认知缺陷,很正常,人要是发现不了过去的自己白痴的一面,那就说明白活了。

没成长嘛。

我曾经聊过,后来我跟某位前辈大佬吃饭,他把各路昔日我了解过的那些公知,一个个起底给我看,我看完之后无语。他连人家背后的资本脉络都能让你清晰可见,那你看完之后和看完之前的感受当然不同。

资本脉络,是最接近商业社会本质的拓扑。

我曾经问过一位真正有level的前辈,类似今天网络上流行的那种话题,俄罗斯和乌克兰到底谁更正义一些。

他很坦然地告诉我,这种话题,只有两种level的人能给我答案。

第一种人,我没资格去问。第二种,就是北京的出租车司机。

我想了想,还真是这么回事。

所以出租车行业卧虎藏龙,里面随便拿一个出来,都可以给当今各种公知当师叔祖了。

说到这儿,顺道回答了我们的定位。我为什么常说,咱就是说相声的,图个乐。

因为话题分两种,一种是我当前的认知与资源够得着的,就如同咱们的前半篇。

还有一种,纯属图一乐,我就是在逗你笑,你笑我也笑了,笑一笑,十年少。

别认真,认真你就输了。在你较真前,好好想一想,互联网上那些出名的人,他们出名前都是干啥的。

如果只是各行各业的基层,那你平日里身边没见过吗?大概啥水平你不清楚吗?

反正这么多年过去,我从没有见过一个类似十几年前我伺候过的业内大佬级的,离开幕后主动到台前当名人的。

细想想,再正常不过了。

所谓互联网名人,本质上就是天桥底下耍把式卖艺,当街表演吃屎的,就这地位。

你注意,我没有在骂人,因为我每句话都包括了我自己。所以我只是在实话实说。

我不敢说野无遗贤,但是我见过的有真本事,真业绩,让我佩服的人,没有一个丢得起这人,愿意去当什么互联网名人,大V……

这不一定反映了整个社会,但起码是个采样,我个人经历见过那么多人和事下的一种采样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