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识形态这东西像什么?

咱们大号,小号其实都聊过这个话题。

这个话题,非常简单,说穿了,你到底信血浓于水,还是信意识形态。

就这么点事儿。

这东西没法分析的,只能说你自己怎么想。搁在我身上,相比较于意识形态,我更相信血浓于水。

意识形态这东西有点像什么?

有点像流行。

我小时候,80年代还流行喇叭裤呢,男生穿的,裤腿越往下越肥,像个喇叭状。现在有人穿么?

你会不会因为你哥穿了条喇叭裤,你穿了条小脚裤,你就要改姓,和他分道扬镳?

会不会?

你看李云龙和楚云飞,拿着冲锋枪,朝对方身上一梭子一梭子的打。

可是,当面对日本人的时候,他俩好的像穿一条裤子,why?

我来告诉你why。

两兄弟争家产,甚至闹得不可开交有的是,别说两兄弟,你和你父亲意见不对付,尿不到一个壶里去,都很常见。

但是,你们至不至于把家产给外人?

这是你要想清楚的。

这是真正的分歧,其它都是扯淡的。

犹太人,日本人,韩国人,甚至欧洲人,都一样的。

大家争来争去,你以为争的是什么?

难道争的是你穿不穿喇叭裤么?

争的是财产啊,傻孩子。

拿破仑整出那么大的动静,几乎一统欧洲,结果呢?

结果还不是要迎娶奥地利公主,为他生下儿子,小罗马王。

为什么?

因为欧洲的统治权始终在那几个家族之间,大家彼此通婚,大家只认可这些血统。

维多利亚女王,欧洲的老祖母。

欧洲的皇室们彼此通婚了千年,硬是通过婚姻变成了一家人。

英国王室来自德国,挪威王室来自丹麦,沙皇来自德国,西班牙王室来自法国……

这种局面下,拿破仑算哪根葱?科西嘉人,那是外国人。

如果他也混进来,那相当于什么?相当于千年彼此内部联姻的欧洲王室,向外分了财产。

你品,你仔细品。

所以人家打输了都不愿意妥协,合起来要把拿破仑的血统踢出去,这是个财产问题,是个利益问题,不是个意识形态问题。

你跳出当下,站在大历史时空的高度看。就会发现,我们这百家姓与其说百家,其实是一家,就像欧洲王室彼此的关系。

因为通婚太久了,几乎人人身上流着百家血。

打个比方,明代的时候,某人留下一个铜炉,给了他儿子或者闺女。

这个铜炉,也许今年在张家人手里,百年后就到李家人手里,两百年后就到王家人手里。

铜炉就像欧洲的王国,也许今天德国人来当国王,明天丹麦人来当国王。但始终在这帮王室后代的手里转悠。

一个成熟的人,盯的不是对错,是共同的财产,共同的利益。

所以我才认为血浓于水,大于意识形态。

意识形态就像友谊,友谊这辈子是可以非常好的,你喜欢你的朋友,超过喜欢你的儿子。

问题是,你往长远看,人类不同的民族,到底是用长久的血浓于水的方式在维系,还是用一时间的好的穿一条裤子?

我们大号那天聊,我说如果美国不需要避险情绪,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战争。

你觉得很荒诞是吧?

你觉得荒诞是因为你没有理解美国只是一家公司,美元才是资方。

你觉得公司重要还是老板重要?当然是老板重要,这还用说吗?在老板眼里,一定是老板更重要。

所以美国当然不能和美元比,美国打仗,是为了美元,美国不打仗,还是为了美元,美国撺掇别人打仗,还是为了美元。

就像你每天加班都是为了你们老板年底多买一辆豪车,一回事。

你把商业文明理解透,会发现有一点和农耕文明是一样的。那就是商业文明看似玩法很多,实际上最后落到财产这个问题上时,仍然谈的是血浓于水,而不是谁跟谁好。

欧洲人是这样,我们也是这样。

我们的前10大姓占据的人口比例是这样的。

李:9500万人

王:9000万人

张:8500万人

刘:6500万人

陈:5500万人

杨:3700万人

赵:2800万人

黄:2700万人

周:2600万人

吴:2500万人

你知道这些数据加起来是多少么?

是5亿3千3百万人。

我的祖父母,外祖父母,曾祖父母,外曾祖父母,我太太的祖父母,外祖父母,…..,没有人是前十五大姓氏之外的,没有。

换句话说,在过去的几百年间,你以为你们家有很多婚嫁,实际上,翻来覆去就是那么二十几个姓氏。

财产就在这二十几个姓氏的手里翻来覆去。这就是我说的,肉烂,烂在锅里。

这中间肯定有过内部矛盾,甚至仇敌,战争都会有,问题是,你隔两代人去看,就会觉得很奇妙。

张三丰是明教的掌教,殷天正是天鹰教的教主,一个自诩名门正教,一个号称江湖魔教。

你站在这一代人的角度看是水火不容的,也就是意识形态有着很大的分歧。

问题是,到了张无忌呢?

张无忌是张三丰的好徒孙,也是殷天正的好外孙。

你不管武当山与天鹰教之间打了多少次,我问你最后财产呢?财产还是归了张无忌。

所以张三丰也会想,我和殷天正到底有多大矛盾呢?殷天正也会想,我和张三丰之间到底有多大矛盾呢?

这种矛盾在时间的面前,有那么重要吗?

有时候,当你想清楚,你往前几百年,你往后几百年,你一生努力赚的财产,最后都是在这十几个二十几个姓氏之间流转。

很多事儿,你就想通了。这就叫内部矛盾,锅里一块肉和一枚蛋,也许彼此看着不对付。

问题是,炖着炖着,一个就变成了红烧肉,另一个就变成了酱煨蛋。红烧肉的孙子,也许就是酱煨蛋的外孙。

这就是那口锅的价值,它让你们世世代代煨在一起。

可是如果这块红烧肉掉出了锅,落在地上,对不起,那就被狗叼走了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